你不仁,我不义:对“一稿多投”的伦理分析

      在开始分析之前我先澄清下我这里说的“一稿多投”的含义:同时或几乎同时将内容相同或几乎相同的稿件投给多家报社或期刊社(包括学术类的和非学术类的)。


如今很多报社和期刊社(下面统称“报刊社”)都会明文告知投稿者:“不得一稿多投”。然后一般会说自己会在X个月内回复投稿者,如果没有回复则投稿者可以自行处理其稿件。这些报刊社之所以会有这个说明,当然是因为有很多人都会一稿多投,这样就给报刊社带来了很大的审稿负担(如果需要外审的话可能还需要付给审稿人审稿费),增加了工作成本,但如果报刊社决定采用该稿件时该稿件却已经被其他报刊社采用或发表了,那么它的工作往往就白费了,如果投稿者在稿件被其他报刊采用后及时通知该报刊社还好,只是浪费了一些时间和精力而已;而如果投稿者没有告知它,那么它的发表可能就没有(或没那么多)学术价值和新闻价值了,而且也面临着侵犯其他报刊社版权的法律问题。


但是从投稿者这方面来说每个投稿者都希望自己的稿件能尽快发表出去(对于那些时效性强的稿件而言尤为如此),这样他就能尽快毕业、评职称、得到奖学金或稿费,还有其他很多好处。如果由于不能一稿多投导致他的稿件被拖延发表,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无形的损失。


这样看来好像双方都各有理由,难以判断。有人可能会说,那就看法律是怎么规定的咯,大家都按照法律办事就没问题了。


法律是这样规定的:“著作权人向报社、期刊社投稿的,自稿件发出之日起十五日内未收到报社通知决定刊登,或者自稿件发出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收到期刊社通知决定刊登的,可以将同一作品向其他报社、期刊社投稿。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


很多人对这个规定提出了批评,主要是因为它不现实,没有可操作性和灵活性,毕竟期刊、稿件有各种各样的,每种期刊的审稿周期是不同的,没办法统一规定。在我看来,这种事情就应该纯粹交给市场去判断,让每个报刊社自己规定自己的接受稿件的方式,政府不应该干涉,这种规定的存在其实还是反映了一种计划经济式的思维方式。


不过好在这个规定还附加了一句话:“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不过既然你写了这句话,你之前的那些话还说它干嘛呢?直接说“投稿/收稿事宜由双方自己协商约定”不就行了吗?甚至这句话也是多余的,因为在市场上的交易本来就都是由交易双方自己协商约定的,你不做规定也都是这样的。


所以,我们可以完全不理这条法律。同时,我们可以将报刊社的“不得一稿多投”看作是“双方另有的约定”或者是交易一方为交易提出的一个前提条件。比如说超市将一瓶可乐标价5元就相当于为这瓶可乐的交易提出了一个条件:除非你付给我5元以上的钱,否则我不会把这瓶可乐卖给你;或者说是为交易对象做出了一个限制:我只跟那些出价5元以上的人做交易。而报刊社的规定可以理解为:除非你没有一稿多投,否则我不会接受/发表你的稿件;或者说是:我只跟那些没有一稿多投的人做交易。换句话说,你可以不投我们期刊,但是如果你投了,就相当于你已经同意了这个条件,我们之间就有了一个契约。


这样看来,报刊社的这个规定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既然一个超市既可以把一瓶可乐定价为5元,也可以定为10元,还可以免费送(搞促销活动)。为何一个报刊社不能自由规定它要接收什么样的稿件或者说是跟什么样的投稿人做交易呢?


不过问题就在于,超市是处于一个自由市场之中的,而报刊社不完全是。也就是说超市之间是有着充分的竞争的,而报刊社之间不完全有。如果一个超市把一瓶普通的可乐卖100元,我们只会说它疯了,而不会说它这是霸王价或霸王套餐,但是很多人却把中国移动的“本月未被使用完的上网流量会被清零”条款看作是霸王条款,这是因为中国电信市场并不是完全竞争性的,中移动有依赖自身垄断地位来为自己谋得不正当利益的倾向。中国的报刊社市场也不是完全竞争性的,报刊社有着不同的行政级别,占用着或多或少的政府/教育/学术资源和后台,报刊的建立与发展不是完全自由的,而是被“相关部门”限制的,报刊之间的评级及其所能得到的资源也不直接跟报刊的质量相关,而跟它的后台或背景密切相关。在这方面学术类的报刊情况要比非学术类的期刊更为严重。非学术类的期刊(如《读者》《知音》)可以通过市场创收,因此会为了赢得市场而去提高刊物质量。而学术类的期刊只要靠各种手段得到一个刊号和一个核心期刊指标,它就可以依靠版面费和官方拨款存活下去,由于学术期刊的数量远远不能满足投稿者的需要,所以它就可以依赖着它的半垄断地位来“自由定价”,制造出“不得一稿多投”这种类霸王条款。



如果我们是一个道德的人,对于这种类霸王条款我们应该怎么应对呢?在我看来这需要看情况。首先,不能完全不理会,想一稿多投就一稿多投。因为即使一个超市依赖自己的垄断地位把一瓶可乐卖到20元,我们也不应该直接付给它一张20元的假币完事——你至少应该付给它3.5元(一般市场价),这就是真的不义。我说的”你不仁,我不义“并非是真的不义,只是貌似不义,即只是在面临不公平的环境时的一个公平的做法。因为期刊有不同类型的,如果该期刊有依赖自己的垄断地位为自己谋得好处时,即如果该期刊的水平与它在期刊界的地位不相称时,也就是说如果有其他类似的期刊或网站/论坛的水平比它高而地位却没它高时,则我们可以适度地不遵守”不得一稿多投“,这个”适度“中的”度“取决于它的地位与它的水平不相称的程度,这个只能每个人自己把握了。举个例子,如果一个期刊摆明了就是靠收版面费生存的,只要给钱就给你发文章,那么这种无良期刊提出的”不得一稿多投“就直接无视吧!而如果一个期刊的水平很高,假设它没有垄断地位也有资格提出”不得一稿多投“时,则你应该遵守。这就类似于苹果手机在国内外的保修政策不完全相同——国内相比是有点吃亏的,但是人家有资格制定出这样的”霸王政策“,你爱买不买!如果有一个期刊也有资格(这个资格不是通过垄断获得的)说:不许一稿多投,你爱投不投!那你还是不要一稿多投了。


最后,分享两个既能快速发文章又不会有道德风险的办法。第一,可以专门挑选那些没有提出”不得一稿多投“要求的报刊社大量投,这样的报刊有大把啦,而且也包括不少优秀的报刊,就看你会不会找了。有鉴于报刊社可能会默认你至少会遵守法律的规定,所以你最好在15天或30天后再投第二个的报纸或期刊。第二,可以专门挑选一些无良期刊大量投,无良期刊包括:给钱就能发的、不尊重投稿者的——投稿后长期不回复不处理的等等,这就是”你不仁我不义“。第三,如果某期刊明确规定不得一稿多投,你仍然可以向它一稿多投,但是你务必要主动说明自己是一稿多投的,然后由它自己决定要如何处理你的稿件。如果你相信自己稿件的水平可以试试这种办法,你主动告知的话就不算是欺骗或者违反契约了。其实说到底,最根本的办法是让自己变为牛人,牛人都是不愁发文章的,都是报刊社主动向他们约稿的。


最最后,你应该务必做到:如果你一稿多投后稿件被某报刊社采用了,一定要及时告知其他投稿的报刊社或者及时提出撤稿,以免浪费别人的时间精力,以免占用其他投稿者应得的审稿资源和版面资源。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中的哲学.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