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俞吾金教授的一点印象

2014年10月31日,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的俞吾金教授因病去世。刚刚看到这条新闻时还真不敢相信,因为在我印象中俞教授的身体看起来还是不错的,不禁感到十分可惜。我与俞教授交流不多,不过因为他好几次来中大参加的学术会议或者做的报告我都有去参加过,我对他也是有些印象,相信我这些印象与其他人的印象是不同的。
印象1:我曾经专门在网络上查询过哪些国内的哲学学者有开通博客或者微博,结果很少,而且有开通的大多也是比较年轻的、偏英美哲学方向的学者。而俞吾金教授却是有开通微博和博客,而且还经常更新内容。这在那些比较年长的国内学者中是很少见的,在那些年长且位高权重的学者中就更少见了。国内的哲学界内一向比较缺少真正的学术交流,而通过博客或者微博主动地向同行和公众表达自己的学术观点以期进行交流的人也很少。而在国外,哲学学者开通博客或者建立个人网站来表达个人学术观点、宣传个人学术成果、分享信息和资料的情况是很普遍的。俞教授的微博和博客不只是纯学术的内容,而是经常把哲学与日常生活联系起来,用哲学思维或理论分析日常现象。他分析得对还是不对暂且不提,这至少说明他是一个真正对哲学有兴趣的学者,也是一个如苏格拉底那样愿意与公众进行交流的学者。这两项看起来简单,但是能做到这两项的哲学学者并不多。
印象2:记得有一次他来参加我系举办的一个学术会议,因为该会议中有很多国外学者,组织者为了方便双方交流就设置了专门的翻译人员,于是国内学者都是直接用中文做报告,会议主持人也都用中文主持——虽然主持人所要讲的话并不多,但是轮到俞教授主持时他却坚持用英文来主持,他讲的话并不多,英文也不算流畅,但是却一字一顿、认认真真地讲完了每一句,足以让我们这些年轻人汗颜。另外,我还发现他在会议中经常是拿着一只铅笔在一本厚厚的书上做着批注,仿佛不愿意浪费任何读书的宝贵时间一样。
印象3:另外一次,他在哲学系有一个讲座,讲完后我向他提了一个问题(具体什么问题记不清了,只记得是蛮尖锐的),他十分客气地回答了我,完全没有大学者的架子和脾气。其实本来也是不应该有的,只不过我当时正好刚刚听了他在复旦的同事张汝伦教授在中大的一场讲座,所以就感到了巨大的反差。
印象4:我在哲学研究方法方面的想法受徐英谨的影响很大,很赞同他,后来知道徐的导师就是俞教授,给我的感觉就是名师出高徒。
印象5:我曾经看到俞教授在《道德与文明》发表了一篇论文探讨基督教中的黄金律(golden rule)与儒家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关系,他认为前者与后者有本质的不同,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有导向作恶的一面。我不同意他关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理解,我认为这两者在本质上并无不同,当时本来打算写一篇文章来反驳他,后来因故作罢,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去世了。如果现在再写出来,可能就有人会说我不敬逝者了,但是我相信如果俞教授泉下有知,他本人应该会为有人愿与他进行学术交流而感到欣慰吧?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学术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